个旧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关于性侵这一次我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数

2019/11/10 来源:个旧财经网

导读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网络上,新闻里,乃至是朋友圈里,各种关于女孩被侵害的案件频繁地出现在我的关注范围内,或许是自己不自觉地特别留意,或许是

关于性侵这一次我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数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网络上,新闻里,乃至是朋友圈里,各种关于女孩被侵害的案件频繁地出现在我的关注范围内,或许是自己不自觉地特别留意,或许是出门在外,只身一人,我不能不提高自己的危机意识,亦或是藏在心底的不安全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是过度关注了,但每次看到知乎上关于性侵的话题,我总是会默默地翻看很久,“那些之前被性侵过的女孩,现在过得怎样了?” “有过被性侵的经历,该如何走出阴影”,诸如此类,每一个匿名用户的评论里都能看到不同程度的不幸经历,评论里有人安慰,有人欷歔,有人痛恨,但也许更多的是像我一样的人,默默地看过,默默地心疼。

隐匿和沉默是她们唯一的也是最后的防线。有些话,即便是最亲的父母,最好的朋友也是讲不出口的,由于她们害怕的,比遭受侵犯更可怕的,是可能来自父母的冷漠,和来自朋友看似无意的宣扬。

我不知道应该是百分之多少的数据,大部分关于未成年人性侵都是来自熟人犯法,南京车站被猥亵的小女孩,重庆医院被猥亵的小女孩,公众场合尚且如此,其他的不敢多想。本是天真可爱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,在若干年后,在她们懂事了以后,这将是多么可怕的回想。

关于性侵这一次我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数

那些有过不幸经历的姑娘,后来怎样了?她们可能是你身旁的某一个人,看起来活泼大方,阳光可爱,甚至无忧无虑。但她们身上一定会埋下一些你看不见的阴影,某些抗拒,某些惊骇,某些抑郁。

但千万不要尝试着去安慰她们,她们不需要安慰,只需要忘记。藏匿和沉默才是最好的安全感,她们惧怕这个社会的眼光,她们明明没有错,错的是坏人,但她们还是害怕,怕那些难以挽回的过去成为一道永久的伤痕,横亘在寻求自由与真爱的路上。

有一个姑娘说,自己小时候被侵犯的经历,她的前任都知道,其中一个前任,每一次提到这个事情都会跟她大声地吵架,他说由于她的经历让他感到痛苦,他觉得自己也是受害者,他与她感同身受。

姑娘很委屈,姑娘没有任何错,错得是不被接受,最后姑娘说自己走出来了,但对爱情永久失去了热情,估计以后也不会结婚了。最后一句话是,如果你们都能理解我,也许我会比现在过得好很多。

关于性侵这一次我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数

我也很想问,那些坏人现在都怎样了?评论里有一个被转述的答案,一个姑娘小时候被堂哥猥亵过,每当她堂哥带女朋友回家,她都会问他女朋友,“我堂哥摸过你没,我小时候我堂哥摸过我”。她讲起这些话的时候,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,朋友问她,你什么时候才会放下,她说,等到她堂哥再也不敢找女朋友的时候吧。

看到她的答案,除心疼,我居然还为她感到高兴。除沉默大大多数,像她一样大胆的没有几个,但或许有时候仇恨比恐惧更容易放下,把恐惧转化为愤怒,看到那些禽兽不如的人渣过得不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

不久前,我看到一篇文章。即使甚么都懂了,我还是不会跟爸妈讲被性侵的经历。这句话可能说出了这个群体大多数人的心声。她们到底在畏惧什么,害怕父母不相信,不敢相信,害怕那些可笑的抹不开的面子,畏惧质疑,畏惧异常的眼光。

而在熟人作案的情境里,父母的毛病是不争的事实,本应该是第一时间庇佑孩子的父母,却惦记着掩盖了邋遢罪行的所谓的亲情,“不会吧?”“你记错了吧?”“你这样讲会害了你的哥哥的。” 这些从讲述者口中听来的父母的话,让我们感到愤怒,但更多的是不解。

很多人说,等自己以后有了孩子,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她。这是部分走出来的人,可以为自己的孩子许诺一个安全的童年。或许也正是这些希冀,给了她们安慰。被伤害过才知道,多么渴望保护却得不到保护,那么只能将这类欲望寄托在别处,好好地去保护他人。

我犹豫了很久,要不要写这个话题,我也犹豫了很久,要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数。我只是希望,在我们可以大胆谈论这些话题的今天,当我们向父母谈起,他们曾的某些做法错了,希望他们可以真心地为此感到抱歉,我们也将不会再重蹈他们的复辙,我们也不希望再有任何人遭到伤害。

时至今日,有很多讲述性侵的电影我还是不敢去看,《素媛》,《熔炉》,《蚯蚓》。我知道我一定会哭泣,一定会觉得颤抖,那些残忍的画面,不单单只是电影。有的根据真实故事改编,每一个惨烈的案件背后,用一个小女孩的生命换来一次民众的觉醒,推动一个法案。

这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,由于尽管如此,犯法本钱仍然低得可怕,听说性侵案件的隐藏比例是1:7,我们每知道一个女孩被伤害,背后就有七个女孩被伤害。而一个禽兽简单地宣泄一次兽欲,给一个女孩带来的身心创伤可能一生都不可能康复。有多少心理咨询师在为此努力,但被治愈的人仍是少数,还有更多人根本得不到医治,最后抑郁而亡。

台湾的女作家写完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以另一种方式讲述了自己小时候被老师性侵的经历,但最终敌不过抑郁症,还是离我们而去。那末美好的姑娘,那末年轻的生命,我们曾以为她走出来了,但她没有。

有些话,越是不能讲,越是压抑。我可能是有一点压抑了,在看过那么多残酷的故事以后,所以我决定说点甚么。我依然相信这个世界足够仁慈和美好,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总有很多坏人躲在暗处窥视着我们。如果说小时候我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是一种遗憾,那末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分辨是非对错,提升自己的危机意识,愿每个善良的女孩,一生平安。

文/蓿流一

标签